来听毕飞宇给你上小说课:短篇小说要这样写才精彩
2018-01-12 10:47:39   来源:人民网
分享至:

  【文艺星青年按】“这个被许许多多中学大学教师嚼烂了的课文,却在他独到的讲述中划出了一道独特的绚丽彩虹。”——这是学者丁帆和王尧形容毕飞宇讲《促织》的话。《促织》一文作为《聊斋志异》中的名篇,想必大家对其已经是耳熟能详了。但如果让毕飞宇来解读这篇文章,又会碰撞出怎样的文学火花呢?

  今天,就让我们仔细聆听毕飞宇用《促织》给我们“上”的这堂小说课。挖掘文章开头处的亮点,体会戏剧与悲剧的渲染手法,保持传奇与日常的平衡……短短1700字的《促织》,在毕飞宇精彩的讲述下,让我们重新体会到了文章所达到的文学高度;此外,毕飞宇也告诉我们,短篇小说要这样写才精彩。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文艺星青年今后将不定期地邀请知名作家来给我们上文学课,分享他们对经典作品的独到见解,以飨网友,期望各位在写作时亦能妙笔生花。

  看苍山绵延,听波涛汹涌——毕飞宇读蒲松龄《促织》

  仅85个字的开头妙在何处?

  《促织》的开头非常短,仅有85个字,用现在微博的体量来看,也就半条微博多一点。但毕飞宇却在这短短的85个字中,看到了开头所蕴含的两个亮点。

  亮点一:“此物故非西产”

  既然这个地方没有促织,那么,小说里有关促织的悲剧就不该发生在这个地方。因为“宫中尚促织之戏”,又因为“岁征民间”,没有蛐蛐的地方偏偏就出现了关于蛐蛐的悲剧,这里头一下子就有了荒诞的色彩,魔幻现实的色彩。所以这句话是相当精彩的一笔。

  亮点二:“有华阴令欲媚上官”

  “欲媚”从根本上说就是奴性。封建文化说到底就是皇帝的文化,就是奴性的文化,就是“欲媚”的文化,处在“欲媚”这个诡异的文化力量面前,《促织》中所有的悲剧——成名一家的命运——只能是按部就班的,逃不出去。这也是命运。所以,在《促织》里,悲剧成了成名人生得以进行的硬道理。

 

责任编辑: 耿颖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