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舞台上的中国青年
2018-02-13 09:31: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达沃斯会场上,没有一个青年群体会这样引人瞩目。

  他们是Shaper,是Global Shaper。

  “每年Global Shapers(全球杰出青年)都是达沃斯里面的‘明星’。当知道我们是全球杰出青年时,所有人都会想和我们交流。”作为全球杰出青年社区的董事,董博没少享受这样的待遇。

  在她看来,Shaper的定义很多,可以定义为创变者,也能说成是改造者,“我认为Shaper就是有梦想,想要做出改变的人”。

  2018年1月23日~26日,位于阿尔卑斯山的瑞士小镇达沃斯再度迎来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论坛上,包括董博在内的四名中国青年作为全球杰出青年社区的代表,出现在达沃斯论坛上,中国也成为参会杰出青年最多的国家。

  舞台下:中国青年不做“达沃斯”的旁观者

  要想成为达沃斯论坛的参会青年代表,首先需要加入全球杰出青年社区。

  “全世界青年人口众多,参会的企业家、国家领导人却基本上都50岁以上,我们迫不及待地需要听到年轻人的声音。”董博说,这是建立全球杰出青年社区的初衷。

  全球杰出青年社区(Global Shapers Community)是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教授在2011年设立的世界性青年交流平台,成员年龄平均在30岁左右。目前,全球各地共近400个杰出青年社区,这其中就包括12个中国社区。

  不管是全球杰出青年社区成员还是参会代表,成员选拔都注重公平性与多元性。这其中包括青年创业者、青年学者,也包括从事社会公益活动的年轻人。

  大连社区的杨帆就是其中之一。他现在是中国建筑基础设施智慧交通项目的负责人,同时还挂职石家庄发改委副主任,既有政府公务员的身份又有央企工作的职业背景。

  2013年,还在大学校园工作的他经朋友引荐,申请加入了全球杰出青年社区,此后便以Shaper的身份做着很多事情。他曾为孤独症儿童寻求温暖,也曾为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举办而到处奔波。

  而让他觉得最自豪的一件事,是他让更多中国青年的声音出现在达沃斯,这也成为他参加冬季达沃斯论坛的重要一票。

  每年达沃斯经济论坛总部都会组织针对全球青年的调查。2016年之前,在中国的问卷调查结果一直都差强人意。那一年,这个任务交到了杨帆手上。

  由于杨帆曾经做过辽宁省的学联主席、大连理工大学学生会主席及校团委学生副书记,与很多青年群体的联系都很紧密,所以他起初觉得做起来应该不会太难。

  “没问题,不就填个问卷嘛!”杨帆应了下来。可是一操作起来,他才发现这件事比自己想的要难得多。

  电子问卷题量大、耗时长,问卷内容全是英文,同时网络连接速度也比较慢。一系列问题摆在他面前,他必须一样一样解决。

  “当时我单纯地觉得,这可能是这辈子难得的一次为国争光的机会,希望通过自己和团队的共同努力让世界看到中国青年的参与。”为了方便填写,杨帆开始组织团队翻译问卷,协调网络连接速度,并且最大限度地发动身边的青年人填写问卷,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去催促。

  结果,那一年,他和团队共同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全球22000多份有效问卷中,来自中国的问卷有4000多份,而往年的数据只有200份左右。

  实际上,中国的杰出青年社区一直在为世界、为社会做贡献。

  除了担任全球杰出青年社区董事,董博还是大连社区的执委。

  这是一个忙碌的职位,因为她不仅要跟着社区一起参与各种活动,还要自己去组织。

  在举办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时,她要负责组织志愿工作,还要围绕每年大的主题设计很多小的分论坛主题,那些青年人关注的话题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青年。其中,2015年举办的“SHAPE China 2015创变中国·全球杰出青年峰会”更是被称为“青年版的达沃斯论坛”,受到了达沃斯总部的高度评价。

  事实上,每个社区都会经常组织有意义的活动,比如大连社区针对孤独症儿童的公益活动,天津社区组织的针对河北灵寿县的支教活动等。

  “很多人对中国青年的印象感觉古板,感觉我们只会读书,只会创业,不关注外界事物,其实不是,中国青年很愿意参与到有关国际事务的讨论中。我们非常关心外面的世界,关心这个地球。”董博说。

  舞台上:中国青年刷出“达沃斯”的存在感

  “最早来这儿的中国人很少,但现在来这儿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而且感到中国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在2018年1月24日举行的“中国之夜”,马云这样说。

  存在感,这是参会的中国青年共同的感受。

  iHealth北京爱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慢病管理业务负责人赵旭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次参加达沃斯,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看到了中国在大会上的发声越来越多,存在感越来越强。

  “让我感到特别惊讶的是,很多人可以用中文和我交流。一个在麦肯锡工作的瑞士青年人基本上全程用中文与我交流,他之前并没有来过中国,但却一直在学习中文。”赵旭明说。

  在赵旭明的瑞士之行中,也碰到了一些对中国并不是那么了解的人,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似乎还是停留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年代,但这些中国青年的出现让他们的认知改变,甚至颠覆了。

  赵旭明带去的慢性病管理的便携式装备一拿出手,就吸引了不少外国青年的目光。“他们很惊奇,原来中国也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而杨帆介绍的中国目前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让外国青年们感叹,“原来中国发展的这么好”。

  “在达沃斯大会上,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China is the future of the world’。”杨帆说,他参加了20多个分论坛,几乎每一个论坛都提到了中国,几乎每一个论坛的内容,比如环保节能、智慧城市、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都与中国相关,都和中国的发展密切相关。“和国际友人交流的时候,他们知道我来自中国,都很开心好奇,对中国很感兴趣,会跟我聊很多话题”。

  自豪感,这是几位中国青年的另外一个感受。

  每年在达沃斯论坛结束的时候,青年代表都会有一个总结交流的过程。在今年的总结过程中,一个摩洛哥女孩的故事给董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女孩虽然是摩洛哥人,但却是代表日内瓦社区来的。她告诉在场的杰出青年,她在现场看到很多人的姓,一看就是摩洛哥的姓,但是他们不愿承认自己是摩洛哥人,说自己是法国人、德国人。

  “我们的国家都到了一个自己不愿承认自己是摩洛哥人的状态。我们国家的领导人甚至没有来参加这样的会议,没有来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对话,难道他们真的是不关心国家的发展吗?难道不关心这个国家青年人的未来吗?”

  对于这种状况,杨帆也深有感触。“实际上,很多国家只来了一个人,有的国家领导人都没有来参加,而青年来了,对于他们来说,来一次太不容易了。对比这些,现在我们的国家确实很强大”。

  中国青年的“达沃斯”收获

  对于中国青年们来说,参加达沃斯论坛,可并不只是去听听会、长长见识,他们带回来的是满满的收获。

  “达沃斯对于青年人来说,对于一个新的行业来说,都是机遇。”董博说,作为一家区块链公司的创始人,董博在这次达沃斯大会上为自己的公司找到了新的机遇。

  董博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她在会上遇到IBM公司的负责人,对方知道她在做区块链之后,立即帮她对接了公司的副总裁,以及IBM在中国的团队。“他非常看好区块链,他们也在区块链上做了很多布局,也许这种机遇就是达沃斯的魔力”。

  对于杨帆来说,达沃斯论坛更像是一个“自助餐”,其中有太多可以选择的菜品。

  “我会有针对性地关注一些活动以及一些人,达沃斯论坛这个世界‘自助餐’里想吃的东西太多了,但你的胃还是需要作出选择。”杨帆说。

  杨帆认真地挑出那些与自己行业相关的论坛或者活动,然后重点去听。在他的会议记录本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十几页。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这次达沃斯大会给杨帆最大的启发就是:“数字信息化基础设施”。杨帆介绍说,以前的基础设施注重实体化,现在则更关注数字信息化趋势。

  以建设一个停车场为例,以前只要建设好实体停车场就完事了,而现在强调的是建设智慧停车、智慧交通体系,需要安装一些电子信息化设备,从而一部手机就能实现停车位的预约、导航、网上支付等工作。同时找车位的时候可以实现反向查询,数字信息化设施可以大大节约人力和时间,减少成本,并且基于停车数字信息化云平台积累的大数据,还可以进一步指导基础设施建设的调整与运营。

  在这次达沃斯论坛上,针对50名全球杰出青年,主办方专门安排了两场活动,两位嘉宾分别是马云、比尔·盖茨。这让青年代表们兴奋不已,几位中国青年也不例外。

  除了可以与偶像近距离接触,这些真正的大佬们所讲的内容才是让青年代表们受益匪浅的。

  “对于未来,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会来,而做不做是由你自己决定的。”马云的这句话让杨帆记忆犹新,也让他认真思考:着眼未来,央企也应该具备这种积极改革转型的观念,“如果你不能积极地去适应去迎接转型,你就会落在别人身后”。

  马云的分享给赵旭明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做很多事情要着眼于十年之后,“你很难一年、三年就弯道超车一些成功的企业,你只有着眼于十年之后,着眼于未来才可能取得长远的进步。对于我来说,慢性病行业短时间不会发生太大改变,但未来患慢性病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我们需要坚定地站在未来趋势这边”。

  “对于年轻人来说,你会在达沃斯上遇到很多的引领者”,马云的演讲也给董博带来了新的启发,“永远不要向成功者学习他们的故事,因为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要学的是他们失败的教训。”董博说。

责任编辑: 耿颖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